最擅长正经着幽默´_>` ,CP通吃,来者不拒;攻受不逆,谢绝撕逼´_>` 另:你们喜欢我写的文真是太好了。

Tony的破船(又名《诺亚方舟·Noah's Ark》)【西方神话/都市传说AU】

注:试水。

如果喜欢的人多,会继续更新(但更新奇慢)【并和另一篇文章同步更新】

如果喜欢的人少,到此为止。

第一、二章试水已发。

 

CP对应:

ALL铁(贾尼、盾铁、冬铁)/锤基/贱虫/绿寡/你鹰万年单身狗

 

人物身份对应:

Tony:人类(非典型)

Steven:金龙

Thor:四翼雷霆天使

Loki:双翼天使吸血鬼

Jarvis:德鲁伊

Bucky:凯西猫

Clint:森林精灵

Banner:狼人(非典型)

Natasha:女巫

Wade:死神

Peter:幽灵

 

故事主流:瞎jb乱改·西方都市传说及神话/冒险过程中顺便谈谈恋爱牵牵小手滚滚床单

 

    Chapte 1

 

    上帝对诺亚说:“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分一间一间的造,里外抹上松香……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凡洁净的畜类你要带七公七母,不洁净的畜类你要带一公一母,空中的飞鸟也要带七公七母。因为再过七天,我要在地上降雨四十昼夜,把我所造的各种活物都从地上除灭。”

 

    诺亚就遵循着上帝的吩咐行事了。

 

    当人和各样活物都进去之后,过了七天,洪水泛滥在地上;大渊的源泉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2月17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圣经·创世纪》

 

    Tony一直认为,庆祝生日是人类这一生最隆重而幸福的时刻了。

 

    站在山腰的悬崖向下看,灯火璀璨的城市尽收眼底,数不清的窗内,至少会有几百个家庭同时为那个幸运儿唱生日歌,插上蜡烛的蛋糕和丰盛的菜肴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人们在欢声笑语中送上诚心的祝愿的祈福。

 

    不论是孩童还是成年人,甚至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他们都会在这一天收到梦寐以求的生日礼物。

 

    Tony作为Stark家中的独子,虽然不至于众星捧月,可Howard和Maria也从未在大大小小的事上亏待过Tony,在Tony并非无理取闹的索求范围内有求必应。

 

    Tony从来都是Stark夫妇的骄傲,他们的小儿子聪明、好学、活泼……以及他完美继承了Howard最明显的特性之一——执着。

 

    这都要怪罪于做父亲的随口对儿子的许诺。而Tony的思维比起Howard的更刁钻机智,让Howard首次尝到搬起石头砸脚的滋味。

 

    Tony三岁的时候,已经不满足于父母“不听取意见、自作主张送出的礼物”,开始操着不流利的奶音抗议。

 

    “我不想要什么类似工具箱、科研书之类的惊喜了,Dad,我满屋子都是书本、工具,它们堆起来足足有三层楼高,你如果继续保持这个习惯,我就体会不到什么惊喜了。”

 

    Maria忍不住为小儿子可爱的表情捧心。“那你想要什么惊喜?或者,除了工具箱和书本之外,你还想要什么?”

 

    并不是Stark夫妇是个不了解儿子喜好的不称职父母,Tony从来不像其他人类小孩那样喜欢玩具、游戏机、积木之类的东西,这些在Tony口中被归类为“无聊”、“缺乏趣味性和研究性”、“幼稚”,他只对发明和创造充满无限热情。

 

    所以当Maria这么问时,Tony还真想不出自己除了工具书本之外,他还能要什么。但他仔细思考了很久,突然下定了决心,却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Howard:“不论我开口索求任何东西,你都会将它给我?”

 

    “当然,甜心,只要你开口。”Howard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开口答应了,他满不在乎地喝着红酒。父亲认为自己儿子的小脑袋瓜肯定想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主意,无非是一些小儿科的玩意儿,他给得起。

 

    Tony的大眼睛忽而朝窗外投去视线——山脉积雪的尖顶搁浅着一只巨大的方舟。

 

    这个无声的动作吓坏了Howard,他捏叉子的手微微发抖,颤着嗓子生硬地警告道:“No、No!Tony,除了她,什么都行!”

 

    Tony不服气地反驳道:“你说过不论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

 

    Howard心虚地摆摆手。“I'm Sorry Baby……除了她——她早晚是你的,你是她唯一的继承者,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驾驭她……”

 

    Tony大声地打断Howard没有诚意的解释。“她很破!我无意冒犯,她像个脏兮兮、衣不蔽体的可怜淑女,我会把她清洗的干干净净,再装上大炮和侧刃……”

 

    父子俩轮流着咆哮。“Oh My God! 哪个淑女会穿着漂亮的洋装扛大炮?!就冲你有这样的想法,我绝不能把她交给你!”

 

    Tony站在凳子上,指着窗外道:“她应该在海面上跳舞,而不是孤零零的对着天空怀念过去!”

 

    “她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她现在是在休息而不是犹自悲伤,让她拖着老弱的残躯去面对风暴才是真正的残忍!”

 

    Tony垂头丧气地重新回到凳子上,嘟哝道:“她又不会说话……我怎么知道Dad是否正确……”

 

    父子俩陷入僵局,Maria有些不知所措。Jarvis像个天神一般降临拯救了尴尬的局面,他捧着蛋糕靠近餐桌——那是一个甜甜圈造型的蛋糕,上面摆满了蓝莓和草莓,都是Tony爱吃的。

 

    Jarvis一边插上三根蜡烛,一边耐心地说道:“Sir,既然Mr.Stark无法承诺您的许愿,或许您可以重新向我提出另一个要求?”

 

    Tony棕色的大眼睛浮上挑衅和戏谑。“哦……Jar,当然,你可别以为你能逃得过。”他话锋一转。“龙,我想要一只龙,金色的龙!”说到最后,他的神情也染上金灿灿的向往,仿佛一只金龙唾手可得。

 

    Jarvis惊呆,为难地解释:“……Sir,我可以操控世间万兽,唯独龙族,他们是唯一拥有强大自我意识的种族,他们不受任何人驱使。”

 

    Tony气愤地将勺子扔进奶油汤碗里,这小玩意儿溅起水花后迅速沉了底。“所以,‘无论什么,只要我开口,就会送给我’?骗子!”

 

    之后的每一年,Tony像是着了魔一样,在生日许愿时,不厌其烦地向Howard和Jarvis索要那艘船和一头金龙,他得不到的时候也不会失望和愤怒,还会乐呵呵地收下其他作为补偿的礼物,仿佛这点无理取闹只是为了例行每年的传统一样。

 

    但Tony心里总是在咒骂,他的好运气, 好像都随着他费劲力气也讨要不到的两样东西而渐渐转霉。

 

    最为明显的一次,他险些丢了性命。

 

    那天是Howard的好友Odin,一位四翼中级天使,领着他的儿子Thor来为Tony庆祝十岁生日,天使没有生日和庆祝生日的传统,父子俩都对这次的聚会充满好奇和期待。

 

    Thor是个可以操纵雷霆来攻击敌人的中级天使,四只三米长的洁白羽翼散发着神圣光辉,他有一头金子般的头发和大海般湛蓝的眼睛,四肢充满破坏性的强壮,总喜欢露出毫无心机的英俊笑容。

 

    “你好,Tony,很高兴认识你。我听说人类在庆祝生日这天是要收礼物的,我和父亲考虑了很久,觉得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但我们想,或许你能喜欢这个,毕竟这玩意儿在人间很少见。”

 

    他的手里幻化出一只金藤编成的篮子,里面铺满柔软的锦缎,一只精致完美的金苹果安静地躺在那里。

 

    Tony的眼睛瞬间放出比金苹果还要灿烂的光芒。“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金灿灿的东西?Thor,好朋友,你这礼物可送到我心坎里了!Jar?Jar!麻烦你快帮我找个好地方保存着,我要把它种活在农场里,独一无二的金苹果树!”

 

    Thor乐呵呵地看着Tony折腾,在他眼里,Tony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天真无邪,他们的年龄可是差了足足几百年。

 

    大人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聊天,Jarvis生怕Tony无聊,便建议他带着初来乍到的Thor去参观一下农场。

 

    Tony很乐意做这种事,Thor送给Tony的金苹果,成功让Thor成为了Tony心目中的“自己人”。

 

    Tony引领着Thor来到平原上,数以万计的动物、植物在这里共同生存,它们不受季节和温度的影响,雨滴和霜雪落在半空转瞬消失,太阳永不降落、皎月与之并存,极光和星辰相依相亲。豹子与斑马依偎取暖、小鹿躲在狮鹫翅膀下浅眠、蛇和天鹅围着草丛孵蛋;树冠和藤蔓上硕果累累,庄稼地里丰收永恒。山脉上脱离了轮回和时间的掌控,令Thor啧啧称奇。

 

    天堂不会有这种盛景,天堂一样美好神圣,但天堂没有这么多的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所创造的生机勃勃。他们只有无穷无尽的信仰和守护,在纯白的宫殿内歌颂上帝,保持正直洁净的品德。

 

    天堂和Stank的农场一样圣洁,但Thor更喜欢这片超越了世俗规律的农场。

 

    独角兽正在湖边饮水,蓝色的鲤鱼在水底闪过晶光。Tony伸出小手轻柔地帮独角兽解开打结的鬃毛,脸蛋接收到独角兽热情的一吻。

 

    Thor由衷地笑道:“我很喜欢这里,感谢你让我看到这一切。”

 

    Tony无所谓地摆摆手,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扯下一串葡萄,他的身边立刻围了一大群狐狸,红的、黑的、白的、银的、棕的、黄的,争先恐后央求Tony的施舍。

 

    “别这么说,你喜欢这里,就随时来玩。”Tony的头顶,那根刚刚被摘下果实的藤蔓,眨眼间开出一朵白花,微风一过,紫色的大串葡萄像是从未缺少过。

 

    Thor遗憾地摇摇头。“我没有多少时间来玩了,我忙着练习。”

 

    Tony将空了的葡萄架扔在地上,一棵葡萄藤在原地生长新芽,绕着架子攀登而上。他奋力推开狐狸们毛绒绒的脑袋,声嘶力竭地警告:“每天一串!就一串!别跟我讨价还价!——练习?哟呵,你们天使也会像人类小孩那样,完不成功课就出门罚站?”

 

    “没有那么严重,不过也差不多,我得达到父亲的标准才被允许上战场。”

 

    Tony愣了一愣。“上战场?有谁在对我们虎视眈眈?”

 

    Thor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一个弑兄的叛徒,被上帝遗弃,成了统治一群叛军的恶魔之主。”

 

    Tony的脸色蓦然铁青。“是他的儿子?”

 

    “……Yes。”

 

    Tony沉默着往树林那边走去,鸟儿们飞过来在他蓬松的棕发里絮窝。“Thor,不怪你父亲的谨慎,没人能杀死他,否则上帝也不仅仅是遗弃他。与其同他拼死拼活,倒不如尝试着和平共处……”

 

    “不会和平共处,就像白天和黑夜不会同时出现……”Thor本来很激动地打断Tony的话,但他很快发现,他口中的规律已经被这山脉打破,便忙改口道:“正义和邪恶永远是对立的。”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Tony耸耸肩。“我们不谈论正义和邪恶,我们只谈你,Thor,没有必要为了百分之一的胜算献出生命,那样一文不值。”

 

    Thor正色道:“天使永不死亡。”

 

    “据我所知,被撕碎翅膀,从天堂扔下人间,比死亡更为严重,这样永远都回不去天堂。”

 

    “作为一名战士,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血液献祭给战场,是莫大的光荣。”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活着才有扭转局势的希望……”

 

    Thor再次不留余力地打断Tony的劝告。“不,Tony,你不是战士,你永远不会了解作为一个战士所向往至高无上荣誉的执着。”

 

    Tony张口结舌。他总是在面对比自己更为恶劣的例子时,才会意识到自己身上也存在同样的缺陷。他开始在心里愧疚地忏悔,为以前对Howard苦口婆心劝告时不耐烦的顶撞道歉。

 

    他停止和Thor继续争执无意义的话题,并在心里默默等待Thor的自讨苦吃。

 

    沉睡和休息中的动物们忽然纷纷惊醒,慌乱地朝着树林的反方向奔逃。独角兽用嘴巴催促着Tony快离开原地,空气中有什么危险慢慢靠近。

 

    Thor不明所以,但他的四翼反射性地张开了根根羽毛。“发生了什么事?地震?火山爆发?洪水?”

 

    Tony脸色的惊慌被吊儿郎当的笑容取代。“得了,兄弟,别草木皆兵了。我猜是有狼群来偷鸡吃,你先回去把Jarvis叫来,他对付这些东西最有办法。”

 

    Thor总觉得有些怪异,但Tony表现的太过散漫放松,好像对这一切习以为常。他心怀着疑团听从建议往城堡飞去,快到地方时,动物们挤在一起索取安全感的画面忽而敲响他脑海里的警钟——

 

    Tony告诉他,狼群来这里偷鸡吃?God……那么他现在所看到的、狼群在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几只珍珠鸡又是怎么回事?!

 

    ********************

 

    Tony屏住呼吸悄声接近那个背影,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那人身上的斗篷像是将黑夜撕下一角,裹紧他干瘦细长的四肢。

 

    Tony的腿脚连同心脏都在恐惧地发抖。

 

    独角兽不停地在Tony身后拉扯他的衣角,蹄子在草地里摩擦出声响,惊动了穿黑袍的人。

 

    Tony努力挤出一抹满不在乎的笑,看上去像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孩童。“嘿,大叔,偷吃我家的鸡是要给钱的。”

 

    黑袍慢慢转过身来,血腥味像爆炸的余波一般膨胀。

 

    Tony随着黑袍转身的动作看清了他死死拖在怀里的是什么——一个下级双翼天使,他双目紧闭、面色苍白,躺在黑袍怀里,皮肤在黑色中长卷发衬托下,更显得死气沉沉。

 

    黑袍的嘴角不断流下黑红血液,一滴滴砸在天使一侧羽翼上,Tony寒毛卓竖地、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扇洁白的羽毛被漆黑污染、吞噬。

 

    独角兽越来越焦躁。

 

    黑袍的眼睛闪着鲜红的邪光。他看着Tony,轻蔑而狂妄。“Well……一个人类幼崽……”

 

    他将天使抛弃,任天使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倒在草丛里,然后优雅地逼近Tony,血腥味瞬间笼罩了Tony,几乎将他熏得晕过去。“作为一个弱小的人类幼崽,你似乎胆大的过分了。”

 

    Tony屏住呼吸,拼劲全力不让自己因为恐惧而跪倒在地上。他暗暗握住小拳头,带动了肌肉的颤栗,才佯装愤怒道:“……不管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你都要给钱!”

 

    黑袍愣了一瞬,忽而回想起Tony对他“偷了家养肉鸡”的控诉,好笑地指着地上陷入昏迷的天使道:“He?你家饲养的鸡?我需要为了他付你钱?”

 

    Tony咬着后槽牙硬着头皮继续道:“没错,拿了别人的东西当然要给钱!更何况为了养大这只鸡,我付出了许多……”

 

    “我不知道在人类的眼中,但凡是长翅膀的东西都被归类为‘禽类’,连天使也在其中?”

 

    Tony正色道:“我是这世间最聪明、最富有创造力、最富可敌国的人类。”他挑衅地扬起一侧眉毛:“或许你不相信,现在已经是人类统治的时代了,再过几年,天使、狼人、精灵……吸血鬼,都将只活跃在故事书里,已经有部分人类连上帝的存在都不相信。”

 

    黑袍在听到“吸血鬼”三个字时,神情冷了一冷,他将带血的黑指甲抵在Tony细嫩的脖颈上,独角兽喷出鼻息抬高尖角威胁,可黑袍视若无睹。“你认为YHWH(耶和华)为什么喜欢人类?他们没有强壮的体魄、无边的法力,仅仅因为,他们有这颗与众不同的脑袋瓜?”

 

    “上帝视众生为平等。”Tony不再发抖,眼神充满坚毅。“维持正义或者自甘堕落,都是他人的选择,上帝无权干涉。但他们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应有的代价。”

 

    ——“包括你,你千辛万苦来到最接近上帝的亚拉腊山顶,想尽办法也见不到他。”

 

    黑袍没有愤怒,连眉毛都未曾动过一动,抵在Tony脖子上的威胁也移除了。“你说的没错,那我该如何回去?或者,该如何见到YHWH(耶和华)?”

 

    Tony这次也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你非要回去?离开伊甸园,是你自愿的,以你的性格,应当不会后悔。”

 

    “我从不会后悔,如你所说,潜伏在我身上最大的罪,是憎恶,我放任它在我的灵魂里肆虐,并享受它带给我的改变。”几只蝙蝠从树林另一边飞过来,落在黑袍的肩头,冲Tony露出满口尖齿。

 

    Tony认识那个不洁的动物,它曾经在Howard的船上躲过洪水。

 

    “但YHWH(耶和华)欠我一个解释,我的后代在那次浩大的洪水中遭难,少数幸存下来的却开始惧怕阳光、嗜血……一根普通的木桩和一头大蒜都能要了他们的性命,面对这种诅咒,我们束手无策。”

 

    ——“所以,人类,你打算用你聪明的脑袋瓜给我一些什么建议?”黑袍尖利的指甲再一次抚上Tony的脖颈,随时都会刺下去。

 

    “如果我能给你完美的答复,你就会将我的鸡还给我?”

 

    黑袍对Tony明明恐惧却从不移开他的脸的视线充满兴趣。“当然。反之,如果你的回答令我觉得荒谬,你不但得不到你的‘鸡’,你也没有命走出这片树林。”

 

    Tony不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喉咙,起伏的颈骨贴着黑袍的指甲划过,令他的背脊浮起一层冷汗。“虽然我没有机会成为一个上位者,但书里面总说,只有地位相等的两个王者才有资格共同走上铺满宝石的阶梯。或许……你可以运用你的能力,成为你所擅长的领域中的王。”

 

“你说的和我打算的一模一样,小人类,但有个问题,自从我被驱逐伊甸园之后,天堂在我的灵魂里打上了永恒的烙印,我永生都无法靠近它。那么,即使我成为了另一方霸主,可我仍然接近不了上帝。”

 

“为什么非要‘接近’?”Tony反问道。“当你成为了另一个意义上的‘YHWH(耶和华)’时,不用你主动邀请,上帝会自行来与你会面。”

 

    Tony感觉脖子上的威胁离开了,黑袍勾起满意的笑容,准备离开,但他是否真的会按照Tony所提出的建议行事,就不得而知了。

 

    Thor带领着心急如焚的大人们火速赶到树林,他们被鼻底的血腥味吓得不轻,而他们心念的Tony正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天使。

 

    独角兽忠诚地守在他们身边寸步不离。

 

    Howard和Maria苍白着脸飞奔到Tony旁边,将他搂在怀里。“上帝保佑,你没有事。”

 

    “我没事,Mom……但我需要你们救救他……”Odin和Thor将昏迷的天使从Tony膝盖上移开,轻柔地平放在草地上,他们看清了天使怪异的双翼——半黑半白。

 

    “What——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究竟遇到了谁?”

 

    Thor敏锐地嗅到了黑暗的腐朽味。“他被诅咒了。”

 

    Tony颤抖起来,手指渐渐转凉,脸上的血色瞬间消退,他为自己从一个恶魔的爪下逃生而后怕。“……Cain(该隐)。”

 

    Thor震惊地大叫:“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使军团在干什么?”

 

    Jarvis指着昏迷的天使道:“很明显,天使不敌,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受了诅咒的天使忽然扼住自己的脖子,痛苦地抽搐起来,他的嘴边钻出两颗尖锐的犬牙。

 

    连Odin都惊慌失措起来,他从未看到过这种画面,一个天使的身体上呈现吸血鬼的特征,还对血液有着难以控制的索求。

 

    Tony突然拖着发软的四肢爬起来,冲到野草莓植株旁,粗鲁地扯下鸡蛋大小般的红果实,将挤出的鲜红果汁挤在天使微张的口中。

 

    “不能让他尝到一点活物的血。”Howard赞扬Tony冷静的举措时,也一样想起了他们父子俩共同在书本中看到关于吸血鬼的描述。“但他可以借助红色的液体暂时压抑住吸血的冲动。可就像食肉动物控制自己的本能去吃素一样……这是个艰难的坚持。”

 

    天使渐渐从昏迷和混乱中苏醒,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还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Thor让他靠在自己健硕的胸膛上,尽量放轻声音问候他。“你还好吗?”

 

    天使打了一个寒颤,眼角瞄到自己漆黑的羽翼,惊恐地大叫:“我的天啊!我的翅膀怎么了?”他发现自己的变化不仅仅是这些,他变长的牙齿和指甲,身体内部莫名其妙的躁动……

 

    “我、我……”他呼吸急促,看上去随时会晕过去,Tony赶紧又将另一颗草莓塞进天使的嘴里,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兄弟,天还没塌下来,你得告诉我们,你为什么遇见他?”

 

    

    “谁?”天使绿色的眼睛染上畏惧。“Cain(该隐)……我们找到了他,还和他大战了一场,我们几乎全军覆没……我趁着他分神之际用武器捅穿了他的肺……他很愤怒,将我打晕过去……后面的事我都不知道了!”

    Tony抚摸上那扇漆黑如墨的羽翼,惋惜地说道:“他的血滴在你的羽毛上……改变了你体内一半的性质,或许你现在是唯一一个天使与吸血鬼并存的例子。”

    Thor不赞同地皱起眉。“嘿!你太残忍了!”这小天使已经吓得面如死灰。

    

    Tony用同样的表情警告Thor。“他早晚要知道!你能瞒住他多久?”

 

    Howard抚摸Tony毛茸茸的粽发,示意他安静下来,温和地朝陷入极致惊骇的天使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Loki……”天使绝望地任由绿眼睛蓄满了泪。“Loki Laufeyson。”

    “Ok,Loki,事情没那么糟糕,上帝无所不能,他会有办法解决你身上的困难。”

    —TBC—

评论(26)
热度(148)

© 墨行雪褚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