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擅长正经着幽默´_>` ,CP通吃,来者不拒;攻受不逆,谢绝撕逼´_>` 另:你们喜欢我写的文真是太好了。

Tony的破船(又名《诺亚方舟·Noah's Ark》)【西方神话/都市传说AU】

注:看到了好多小天使的红心和评论,决定正式更新。

因为三次元工作体力、脑力消耗太大,所以更新非常慢、非常慢。

 

CP对应:

ALL铁(贾尼、盾铁、冬铁)/锤基/贱虫/绿寡/你鹰万年单身狗

 

人物身份对应(补充详细设定):

 

Tony:人类(非典型)——人类主要特征是有限的生命、体能和免疫力,无限的创造力、智慧和勇气。Tony的设定是非典型人类,就代表他不会受到生老病死的困扰,也不会被剧毒、诅咒污染。

 

Steven:金龙——金龙是守序善良型的金属龙,头脑灵活,痛恨不公正和犯罪行为、喜欢惩恶扬善,是唯一会变成人的形象的龙族。成年后身体会散发香味。开战之前先展开谈判,侦测对方诚实与否。擅长攻击性、困敌的法术。喜爱收集金子珠宝和放风筝。

 

Thor:四翼雷霆天使——四翼天使是天使进阶的中级圣子阶级,拥有两对羽翼,天使的称呼其实不区分能力,雷霆天使属于私设。

 

Loki:双翼天使吸血鬼——双翼天使是天使进阶的下级圣灵阶级,拥有一对羽翼。曾经有过心地善良的人被迫变成了吸血鬼,他们拒绝按照吸血鬼的方式来生活,不吸食活物血液并且依靠番茄汁和红酒活命,邪恶的吸血鬼讽刺他们为“有着天使般灵魂的吸血鬼”,只不过Loki是一个真正的天使。木桩穿心、大蒜、十字架是弱点。

 

Jarvis:德鲁伊——当他们经历海上漂流多天、活埋以及野外生存三项测试之后有幸活下来,才有资格成为自然的维护者,并将荒原当作自己的家园,融合特殊力量保护平衡自然运作。能够驾驭自然力量对抗敌人,召唤藤蔓和大风,精通兽语和风语。同时身为变型专家,在走兽、飞禽以及水栖形态灵活变幻。

 

Bucky:凯西猫——有着自己的智慧,能了解人类的语言,还拥有完整的社会体系,包括皇室成员和平头百姓,它会将那些被人类虐待的猫带回自己的国家。后来的“穿长靴的猫”的童话以及《爱丽丝漫游仙境》里的Cheshire猫就是以它为蓝本的。

Clint:森林精灵

Banner:狼人(非典型)

Natasha:女巫

Wade:死神

Peter:幽灵

 

故事主流:瞎jb乱改·西方都市传说及神话/冒险过程中顺便谈谈恋爱牵牵小手滚滚床单

 

Chapter1   Chapte 2  Chapte 3  Chapte 4  Chapte 5  Chapte 6    Chapte 7   Chapte 8

 

更新:

 

    Chapte 9

 

    进入了浓雾区域之后,方舟的雷达就派上了用场,只是Tony的航行经验还不算丰富,有了雷达的帮助他也不敢在这种视野为零的状况下飞速行驶。

 

    方舟现在像个扛着壳的蜗牛。

 

    Steven其实自告奋勇想要引路——在他身上绑个类似牵马用缰绳什么的东西,让他好拉着船只在浓雾中穿行,有什么危险也不会第一个伤害到珍贵的方舟。

 

    然后Tony几乎是咆哮着“但是会第一个伤害到你”让金龙打消了这种想法。

 

    他现在老老实实地变回人形站在船舱里看着小胡子男人困难地操作船舵。

 

    好在两束微弱的灯光穿透了浓雾,给他们一个指引方向。

 

    大家都在猜测这是Steven口中的灯塔,他们将要靠近那个陌生的凯西猫王国。

 

    Tony好奇地问道:“为什么灯塔有两束灯光?”

 

    金发男人耸着肩故作神秘。“等你到了那里就知道了。”

 

    而越往深处驶入,Tony发现,他其实不用到达终点就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雾正在慢慢变淡时,他透过硕大宽敞的船窗看到了一些东西正在向自己接近——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质雕像。

 

    有的举着标枪、有的抱着金枪鱼、有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小鱼干、有的举着爪子……没错,就是爪子……这雕像无一例外,全部是立着三角耳朵的猫。

 

    它们的下半身泡在海里,看不清高度。

 

    上半身所属于猫的一切细节应有尽有。

 

    啊……凯西猫王国……猫嘛……

 

    Tony心想。

 

    爱吃鱼又爱捣蛋的毛绒绒怪物。

 

    而那座引领方舟安全穿过迷雾的灯塔,为什么它有两束灯光,也在方舟停靠在码头的时候解开了谜底。

 

    因为灯塔是一只猫,庞大沉重的猫型,光束正从那一对儿猫眼中射出,空气中的尘点被关在光罩里面疯狂逃窜。

 

    它的造型也不太一样。

 

    带着皇冠、举着比它脑袋还大的火箭筒,表情透着别人欠它八百万的不爽。

 

    Steven站在甲板上兴奋地叫道:“Oh!Bucky!”

 

    “Steve?”Tony也跟着慢慢走过来,试探性地叫道:“你是怎么从……这冷冰冰的石像上看出来它是照着你好朋友的样子刻出来的?”

 

    “因为一模一样!”Steve将手伸向石像,说道:“等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Loki心惊胆战地观察着石像,然后凑到Tony耳边小声道:“看起来这猫?人?……猫人?不太好惹啊……你确定他们是朋友?”他又朝着四周看了看,一片漆黑中有线条起起伏伏,应该是房屋不规则的轮廓。“而且,这里太安静了Tony,我的每根羽毛都在叫嚣着‘有危险’。”

 

    “你要我怎么问出口?‘Hi,Steve,我怀疑你的朋友是个有狂躁症的变态猫,它或许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举着火箭筒等待我们暴露弱点然后Boom!!’”Tony张开手臂模仿爆炸的蘑菇云。“别为难我了,一群只会喵喵叫的小毛球怎么能举起来火箭炮。更何况现在已经深夜了,它们没准在梦里数小鱼干呢。”

 

    Loki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瞪着Tony。“你在和我开玩笑吗Tony?猫是夜间活动的,它们晚上从来不睡觉!”

 

    Loki的乌鸦嘴再一次灵验了。

 

    他的话音刚落,黑暗里就密密麻麻亮起一对对泛着绿光的眼睛。

 

    猫型灯塔的眼睛诡异地动了起来,冷冰冰地将他们锁定在原地。

 

    Loki毛骨悚然,羽毛根根立起。

 

    Tony没有说完的“What The Fuck”被Jarvis堵在怀里,其他人警惕的动作稍微晚了一步,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铁钩已经从四面八方飞出来,像猫爪子一样抓在方舟上。

 

    Loki扇动翅膀开始召唤魔法匕首。“他们要进攻了!”

 

    ——“Meow——!”

 

    一声猫叫首先发号施令,从黑暗中冒出一只白猫,它全副武装、睁着杀气十足的鸳鸯眼,抱着绳索气势汹汹袭来,一腿蹬在措不及防的Loki脸上。

 

    Loki发出凄惨的尖叫,和那只猫在空中稀里哗啦地搏斗。

 

    Tony抬头看着他的惨状,不由瑟瑟发抖地活动了一下喉咙。

 

    Steve躬身化为金龙,可惜还没飞起来就被接二连三扑上来的毛团压住,它们行动迅速、善于合作,叼着绳索在金龙身上轻巧地穿梭跳跃,转眼便将金龙五花大绑,然后紧紧扯着绳索的另一角稳当当落到地面。Steve不敢在乱动,生怕伤了这些小动物的细嫩骨骼。“嘿、嘿,我们没有恶意的,叫你们的国王来可好?就说我是他的好朋友……”

 

    猫咪们像是没听到一样,拧着胡子举起左轮枪对准金龙,逼迫他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Jarvis已经变幻为一只高大强壮的白虎,他用尾巴将Tony卷起,严严实实地保护,并压低肩膀冲这些小怪物咆哮,警告它们最好别再靠近半步。

 

    毛团子们用枪支对准Jarvis,回应同样的态度,只不过后仰的飞机耳和炸起的绒毛让它们气质稍微弱了一点。

 

    Tony冷汗直流地举起双手,用掌心冲猫咪们扬了扬,试探性地谈判:“Uh……Fish?”

 

    小猫们不为所动。

 

    Tony很挫败地垂下手臂,翻着白眼。“God……能不能来一只会人话的?”

 

    Loki嗷嗷叫着同那只白猫陨落大海,溅起不小的水花。

 

    举着枪的猫咪军团通通被吓得一抖,尾巴炸成毛毛虫。

 

    “Steve!”Tony冲着同样被吓了一跳的金龙怒吼。“这就是你说的‘Friend’?Humph?”

 

    金龙缩在绳索里尴尬地摊了摊爪子。

 

    “Meow!”小猫们迈着毛绒绒的小爪子靠近Steven一步,拿枪口对准他,要他别乱动。

 

    Loki扑腾着湿漉漉的翅膀从海底钻出来,顺着船梯困难地爬上栏杆,他的肩上趴着那只白猫,毛发紧贴着瑟瑟发抖的身体,冰冷的海水让它忘记了伸出爪子,只会沮丧、委屈地喵喵叫。

 

    它的同伴们低眉顺眼地朝它投去同情的目光。

 

    Loki甩了甩脸上的水,指着Tony的头顶叫道:“上面——上面!DANGER!”

 

    Tony和Jarvis如临大敌。

 

    ——“Take It Easy,伙计们,你看他们哪个像长着翅膀的羽毛怪。”

 

    船窗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狸花猫。

 

    它比其他猫咪更强壮高大,穿着还蛮正规的军装、军靴,耳朵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只军帽,背上挎着足足大它十倍的火箭筒。

 

    Tony悄悄地打量了它一下,好奇的眼光落在它消失的左臂。

 

    它的确如Steven口中所描述,和那座猫型灯塔一模一样。

 

    不管它是敌是友,至少这家伙会说人话。

 

    对于狸花猫口中的“羽毛怪”,猫咪们却有自己的认知,它们用爪子指向金龙的翅膀。

 

    狸花猫撇了撇嘴,好笑地说:“至少是‘有翅膀’。他没有羽毛,而且他是头金龙。”狸花猫跳下船窗,甩甩爪子。“放了他吧,他是我的朋友。”它一边朝Steven走去,一边笑嘻嘻地打招呼。“Hi,Steven!Long Time No See。你的身材看起来比以前膨胀了不少。”

 

    Steven以为他会被松绑,可围在他身边的小猫咪们压根没有那意思,他只好继续缩着四肢尴尬地说道:“Hi……Hi……Bucky……我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Surprised?”

 

    Bucky满不在乎地说道:“不不不,我不会用这种惊喜迎接朋友,有些原因……”

 

    Steven终于看清了Bucky的身体,表情凝重起来。“这些原因也导致你没了一只胳膊?”

 

    站在Loki肩上的白猫突然发出叫声,提醒Bucky还有Loki这一号人的存在。

 

    Bucky只好正式下命令。“Ok、Ok,放了他,小姑娘,他有翅膀、有羽毛没错,但他也不是鸟类;放了所有人,我们要防备的那家伙不在这里。”

 

    莫名其妙的警戒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猫咪们纷纷解除武器和绳索,一脸失望地耷拉着耳朵放弃控制他们后,Tony也被Jarvis从尾巴的包围圈中释放,他揉了揉有些肿痛的腰臀,苦不堪言地叹了口气。

 

    Steven还想要继续追问发生在Bucky身上的事,谁知道这家伙竟然越过众人直奔着Tony而去。

 

    相比Jarvis和Steven,率先敲响警钟的竟然是忙着整理湿漉羽毛的Loki。

 

    狸花猫一屁股坐在船窗上,朝着吃惊的Tony伸出仅有的爪子,柔软的肉垫朝上,是示好的动作。“Bucky Barnes;叫我Bucky就好。”

 

    Tony小心翼翼地捏住那只猫爪。“I'm Tony Stark……”他指了指身后的城市。“你的国家?”

 

    Bucky摇了摇头。“应该说是我的‘家’才对。”他朝着猫咪们伸出手掌。“My Family。”

 

    猫咪们骄傲地扬起小巧的下巴。

 

    Tony想起了亚拉腊山脉的动物们,赞同地点点头。“看在你说话对我胃口的份儿上,就不计较你方才的失礼了。”

 

    “Thank You Very Much,Sweetheart。”狸花猫动了动耳朵,看起来很愉悦。“这是你的船?”

 

    Tony挑了挑眉,没对“Sweetheart”这个单词发表意见。“Yes,她看起来如何?”

 

    “Beautiful。你驾驶着她出海航行?我猜我家并不在你的旅行航线中?”

 

    “其实这是目的地之一,对Steven来说的确是他想要到达的目的地。”Tony虚指了一下Bucky残缺的臂膀。“他要确认你安全与否。”

 

    Bucky毫不在意自己少了一只胳膊。“我现在算安全吗?至少有一半儿……这事儿以后再跟你说……我们有‘以后’吧?”

 

    Tony从喉咙挤出一丝笑声。“你这是在邀请我暂住?”

 

    “我猜你对我为什么少了一只胳膊这种事没兴趣。”

 

    Tony转了转眼珠,故意延长沉默让狸花猫忐忑不安,直到Tony认为自己给予对方的折磨足够时,才奸笑着松了口。“相反,我很有兴趣。”

 

    Bucky看起来十分高兴,尾巴在身后来回甩动,并高声朝自己的臣民下达命令。“警戒解除,告诉老人和孩子们,不用缩在屋里了,我们点起篝火再烤点鱼来欢迎朋友们。”

 

    Tony抱起手臂,上上下下打量着Bucky。“我以为作为一国之王,不应该这么平易近人才是。我们才认识不到几个小时,你就这么信任我们?万一我们要挟了Steven说出你们国家的所在地从而前来抢掠……”

 

    “No、No,Honey,我知道你不会的。”猫爪轻轻抚上Tony的脸颊,他们相互对望。“我第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你,你有一对儿比焦糖还香醇甜腻的眼睛,如此纯净美丽,我为它深深着迷。我知道它装不下邪恶和诡计,Pudding。”狸花猫又笑嘻嘻地给Tony取了另一个外号,并耍流氓儿似的补充道:“我喜欢吃布丁。”

 

    他趁Tony愣神的空档儿,将猫嘴对准Tony的唇,轻轻地吻了上去。

 

    Tony被嘴上毛绒绒的触感吓了一跳。

 

    一枚绿色匕首掠过空气擦过狸花猫的胡子,然后重重地镶进了船窗里,蛛网状的裂痕和飘落的半截猫胡子让Tony惊悚愤怒地大吼:“Loki!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你他妈的干什么呢?!)”

 

    Loki皮笑肉不笑地一步步上前,眼睛盯着Bucky。“布丁我他妈的也喜欢,但还轮不到你来吃。Jarvis!我不敢相信你还能沉得住气!”

 

    Tony回过头,这才发现Jarvis和Steven也包含在内,皆是一脸盛怒。

 

    ——“Sir!”

 

    ——“Tony!”

 

    Tony在两人厉声的呼唤下忍不住一抖,不知为何心虚起来,却仍嘴硬地回应:“What?”

  

    他们异口同声地命令。“到我这里来!”

    Tony一脸不知所措,Bucky却毫无畏惧,更大胆地慢慢爬上Tony的肩膀,用软绵绵的尾巴将Tony的脖子围住,一只爪子还亲昵地抚摸Tony的棕色卷发。“Steven,还有那个会变身的德鲁伊,你们吓坏他了。”

    Tony在Bucky绒毛的摩擦下忍不住瑟缩。“你让我发痒,离远一点。”

    “你得习惯亲密接触,Baby,我们以后这样耳鬓厮磨的次数多着呢。”

    “我他妈没幻听吧?”Tony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瞪着狸花猫。“你到底要说什么?”

    Bucky挑起Tony的下巴。“Darling, I Love You,我的王国缺少一位德才兼备的王后,你愿意留下来吗?Marry Me?你想要什么?金子?珠宝?这里应有尽有。 ”

    “……”Tony张口结舌,像短路失灵的机器。

    Loki气得浑身发抖。“你这只会喵喵叫的怪物,他妈的麻利从Tony身上滚下来,否则小心变成刺猬……”

    但他的咆哮很快被猫咪们的欢呼淹没,他听不懂这些小怪物在喵喵些什么,但肯定都在庆祝自己就要拥有一位王后——去他妈的王后吧!

    金龙坐在那里,喷着鼻息,看起来有些情绪失控。“Bucky,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那个性子,你总是吊儿郎当,将情感之事当作玩笑话,随随便便说出口却一点责任都不负……”

    “谁说我开玩笑?我是认真的。”Bucky说这话的时候,爪子还在Tony脸上来回抚摸,Loki举着匕首盯紧那只爪子盘算着怎么钉上去才不会伤了Tony。

    “你以前从来不管我这些的……”狸花猫转了转蓝眼珠,胡子一拧,笑得相当诡异。“我好像发现了什么,Steven,你从来在我面前藏不住心里的事儿。”他话锋一转,突然道:“朋友归朋友,但这事儿没得商量,我不可能让给你的,只有公平竞争。”

    Steven激动地反驳。“他不是货物!”

    Bucky撇撇嘴。“不如你先对他全盘托出心里的想法?”

    Steven溃不成军,红着耳朵尖闭上了嘴,不敢看Tony一眼。

    Tony艰难地活动脑筋,崩溃地挤出一句话。“我、他妈的……???”

    猫爪肉垫安上Tony的唇边。“嘘……Squirrel(小松鼠),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只管享受就好。”

    Squirrel又他妈是什么鬼?

    Tony心想自己还他妈能从这猫嘴里听到多少肉麻兮兮的昵称?!

    还维持着虎型的Jarvis突然头也不回地跳下甲板,朝着灯塔那处闷头离开了。Tony吓了一跳,将肩上的狸花猫扔到甲板上,抛下他追着Jarvis的背影而去。

    Bucky敞着白肚皮哀嚎:“Hey!你抛弃我要去哪里?”

    Loki一把捏住Bucky胸前的领子,恶狠狠地威胁。“他去追随他应该追的人!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了,你这只胡子怪,你他妈最好实话实说,你到底盘算着什么诡计?”

    他的翅膀纷纷展开,每根羽毛都在叫嚣着示威。

    Bucky的脸上一点儿畏惧都没有,反而打了个响指。

    他的臣民们突然纷纷将视线落在Loki抖动的羽毛上,绿莹莹的猫眼里精光四射。

    ——“Meow!(玩具!)”

    Loki心生不祥预感。“这他妈……”

    Steven浑身一颤,下意识捂住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ony!Help!”

    追随着Jarvis脚步的Tony突然瑟缩了一下,他停下脚步,站在灯塔背光的角落,心慌地回头瞧了瞧,试探性地说道:“Jar?你有听到谁在喊我的名字?”

    Jarvis在Tony停止跟随的时候顿了一秒,他偏过头,悄悄观察了一下Tony,又重新默不作声地往前走。

    Tony加快脚步缩短距离,嘴里不停歇地嘀咕。“你也觉得那只猫太聒噪了些?的确从见到他开始,就一直在听他那张猫嘴不停地喵喵喵,我们来这里静一静真的太对了……”

    Jarvis依旧沉默地朝前走。

    Tony终于察觉到Jarvis不对劲的情绪,一把抓住Jarvis的尾巴。“……我们是不是离开太远了?你到底要去哪里?我们该回去了!”

    Jarvis缓缓褪去幻化的兽型,高大精瘦的背影挡在Tony眼前,Tony维持着抓握的姿势,可手里什么都没有了,让他心里空落落的。“……Jar?你今天很不对劲……”

    “……我是该回去了。”Jarvis的肩膀激动地随着呼吸起伏。“但不是回去船上,而是随便哪个你找不到我的地方。”

    Tony脸色变得苍白。“你要离开我?Why?我做了什么!”

    Jarvis在心里盘算着一些能让他们痛痛快快切断关系的借口,例如“我受够替你收拾烂摊子”、“我不想寄人篱下当个佣人”之类的,但这些词语组合起来是个杀伤力十足的武器,一定会将他的小先生的心割裂的支离破碎,他实在说不出口。

    Jarvis只好挫败地叹了口气:“God……你不应该让那只猫吻你……”

    Tony匪夷所思地挑起眉毛。“你就在气这个?你竟然因为这个打算离我而去?”

    Jarvis火冒三丈。“难道不应该吗?”

    Tony也跟着愤怒起来。“那就随便你他妈的去哪里!在你心里我是个放荡的婊子?如果你真这么想,就滚得远远的!”

    “那么在你心里我算什么?你不应该在意一下我的感受?”

    “这话应该我问你!我已经成年了!难道泡个妞上个床都要征求你的同意?我他妈趴在谁身上做活塞运动的时候你也要蹲在旁边盯着?”

    Jarvis气到拔高了声音。“Sir!你不应该用这些话激将我!”他只是想想那些画面,就嫉妒的发疯!他倒是没兴趣盯着Tony在床上做运动,他他妈的希望趴在Tony身上的人是他!

    可这些龌蹉的思想还不能让Tony知道!

    “上帝啊,你这伶牙俐齿的小混蛋,硬生生把话题拐到哪里去了!”Jarvis抓狂地咆哮。“我在质问你为什么任由那只猫猥亵而不反抗!你的父亲、母亲可以亲吻你、爱抚你,但那只猫不能!”

    “你他妈的有什么‘初吻情结’、‘处男情结’吗Jarvis?!我真他妈不敢相信!你这迂腐的老王八蛋!老子的初吻早就在两岁那年给了一只猪!猫嘴至少比猪鼻子好多了!”

    Jarvis气得捂住了脸。

    Tony还在用力摊开手臂解释,一边朝着Jarvis靠近。“那就是只猫!猫!Jarvis!他妈的不是一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女人!”他用力吼着,刘海儿都跟着激动地跳舞。“你与其担心我可能被那只猫骗走贞操,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揣着一颗‘操劳的妈妈心’!我想不通你到底郁闷些什么!”

    Tony一把扯住Jarvis的领带,将Jarvis用力拉弯了腰。“更何况那只猫速度太快,我他妈根本反应不过来!”他咬牙切齿地用力亲了一口Jarvis的唇角。“Look!你他妈也来不及躲开!”

    Jarvis的瞳孔瞬间放大,颤抖着手指僵硬在原地。

    他努力不让自己抱住Tony投下失控的深吻。

    因为他还打算继续陪伴着Tony。

    他没出息地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吻彻底熄灭了怒火。

    Tony气呼呼地推开Jarvis,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解决了。“别再有第二次,Jar,否则我会狠狠踢爆你的屁股!”他软下语气,劝道:“除了Dad、Mom,你是我最亲近的家人了,谁都比不上你更重要。你知不知道当我听见你说要永远离开时,彗星都他妈要撞地球了!”

    可Jarvis一点喜悦都没有,他甚至有点欲哭无泪。    

    他可算知道为什么Loki看着他的眼神里总是飘着一丝同情。

    Tony抛弃Jarvis,扭着屁股往回走。“快点Jar!风越来越大了,当心被卷跑!”

    Jarvis挫败沮丧地胡乱答应着,一边跟在Tony身后灰溜溜地往回走,但很快他发现越来越狂乱的气流并不是来自于海面上的风,一抹巨大的黑影遮天蔽月地一闪而过,在灯塔的光罩下投射到地面形成惊鸿一瞥的张牙舞爪。

    它将夜色撕成破碎的布块,在Tony和Jarvis的身上暴露出更深一层的阴影,仿佛有锋利的指甲贴着皮肤刮过,引起阵阵寒颤。

    Tony哆嗦了一下,听到破风而来的尖啸,比鸽子哨更刺耳难听。Gabirel(加百列)在内的天使们曾经和Tony描述过,普通的人类因为好奇而违背规矩使用非正常手段企图窥听天使真正的声音,天使们在那之前宽容温和地警告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神圣的声音是人类无法承受的利器。

    可惜他们固执已见,认为信仰抵御一切,然后被活生生烧穿了耳膜,变成了聋子。

    Tony觉得他现在也要被那有着庞大黑影的怪物的叫声刺穿耳膜。

    狂风在他们犹豫期间愈加剧烈,Tony险些被卷入半空,Jarvis及时将他抱在怀里,艰难地在风暴中心保持平衡。

    Tony抱着衣衫狂乱的Jarvis,嘶吼着:“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我现在还无法知道,Sir!”Jarvis困难地睁开双眼,穿在他们身上的衣服像手舞足蹈的捣蛋鬼,不停地抽打他们的身体。“至少这大风肯定是由它带来的!”

    他们在这时候听到方舟那边传来微弱的火炮声,一颗小小的火球划着轨迹奔着黑漆漆的天空发射,是否击中目标无人而知。

    Tony猜测或许是那只叫Bucky的猫开了火。

    金龙跟在炮火之后咆哮着跃出大海,他灿烂的身姿即使在黑暗中也一样闪闪发光,像颗太阳一样英勇无畏地朝着未知的危险冲锋。

    Tony还未开始担心,就被一只鸟喙衔起衣领——Jarvis幻化成健壮的狮鹫,小心翼翼将Tony放上自己的背。

    “我们要赶快过去,Sir,否则他一定会没命。

PS:最近工作太多了,真的很累,实在没有力气码字,所以下一次更新也会很久之后,真的很抱歉,也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爱和热情。

评论(21)
热度(102)

© 墨行雪褚间 | Powered by LOFTER